• 创新创业综合体
  • 招商
  • 找厂房
  • 找写字楼
  • 找商铺
  • 找宿舍
  • 找创客空间
  • 服务
  • 物业服务
  • 产业服务
  • 政策汇编
  • 投诉建议
  • 文化
  • 核心理念
  • 组织建设
  • 文化建设
  • 教导学堂
  • 招聘
  • 人才理念
  • 培训发展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“国之重器”——实体制造业,是软肋?还是铠甲?

    日期:2019-10-17   来源:智能制造网返回列表字体大小:TTT

    相较于金融等其他“看上去很美”的产业,实体制造业才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主动脉。然则,实体制造业通常“庞大沉重”,这究竟是社会发展的软肋还是铠甲?

    或许是我作为保守主义者的偏见,依我之见,相较于金融等其他“看上去很美”的产业,实体制造业才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主动脉。

    理由当然有很多,我这里只说一个非经济逻辑的原因,那就是:
    相比于金融业和虚拟经济的灵活轻快,由于“实物资产”的庞大底盘,实体制造业和各种社会要素的嵌合更“扎实”,与所谓“国运”的联系更紧密。

    举个例子,要知道,任何一个成规模的制造业园区,都会对周围的真实世界提出苛刻要求:

    比如,运转顺畅的交通系统;平稳的电力和能源供应;劳动技能和素养完备的工人;训练有素且规模庞大的工程师群体;与整个工业园区配套的居住,餐饮,医疗,教育等硬件设施;地方政府稳定的行政治理能力……

    换句话说,任何一个园区甚至工厂,都不是一座孤立的岛屿,而是真实社会的一隅。
    只有在一个综合环境相对稳定的社会土壤里,制造业才会生根发芽,遍地开花。


    所以,在一些学者眼中,倘若以国家建构或者说长治久安为使命,那么,一个社会的“主逻辑”应该是生产型,金融逻辑应该是实业兴旺后产生的一个风险型的“副产品”。


    之所以今天谈及这个,是因为不久前走访了一家主要做CNC加工和半导体切割的制造业企业,他们说了一个很触动我的观点,大意是:


    实体制造业需要重资产投入,但资本普遍不愿意进入实体制造业;有些民营企业自己在做资产投入时,如果规模很小,那最后结果很可能是,过去几年企业生意很好,但不知是“生意好”的原因还是结果,最终它一定是让你不断地用收入买设备——换句话说,几年之后,蓦然回首,才发现你的财产都是一堆设备。


    听起来确实违和,但在我看来,仅从金融逻辑上,这确实是制造业的软肋,但倘若从更高的视野俯视,它可能却是整个社会发展的铠甲。


    尽管在如今的商业社会,“工厂办社会”已被专业的市场分工淘汰,但制造业巨头之于一座城市的“根基”作用依旧存在。


    就拿富士康在郑州的落地来举个例子。众所周知,2010年为了争取富士康工厂落户郑州,河南省和郑州市可谓倾尽全力。因为他们深知,巨型制造业企业自身就是一个生态系统,它势必会对整座城市完成脱胎换骨的改造作用。不谈对当地人力资源的吸纳(这个非制造业巨头也能做到),就以基础设施为例,要知道,地处中原的郑州机场,位于中国航空网的中心位置,但在2010年之前,机场附近基本还是食品和钢铁加工等低附加值产业,航空港的区位优势并未得到充分发挥。


    而当富士康落户郑州后,凭借高附加值的手机生产业务,以及被吸引来的一整套产业链,立即盘活了机场这一优势。此外,郑州航空港还从富士康争取到了物料仓储分拨中心(原来在香港),全球苹果手机的维修都可以在新郑保税区完成,这极大带动了航空港区飞机货运量和货值的增加。

    从富士康的例子不难发现,制造业巨头一旦选择在一个地方扎根,就是选择与它休戚与共。

    除了与当地其他资源的共生发展,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不同于很多产业的“务虚”,实体制造业的普遍“务实”,让它成为了一个无需粉饰的行业。

    举个例子,行业里应该没有人会否认,尽管过去这些年国内装备制造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,众多的核心零件也得到了明显改善,但仍有很大部分高端制造设备依旧被外企垄断。

    譬如先进的数控加工设备——如果说实体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稳定之锚,那么机床就是夯实这根锚最值得仰仗的利器,尤其是先进数控加工设备,对于任何国家都是重要的经济资产。

    不过,中国虽然作为世界第一机床生产和消费大国,但因为先进数控机床相对落后,让许多下游产品无法做到完全自主,在一些业内人士眼中,这已成为掣肘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拦路虎。

    但,诚然在高端设备制造领域,中国离瑞士和德国等少数先进国家尚有一段漫长之路——但若论及对这些设备的掌控,对整个零部件的生产,中国是有巨大优势的。

    不谈人口和价格等宏观因素,就说工艺上的微观细节,中国企业往往可以根据实际生产过程中的具体需求,不断地将这些设备做改造和微创新。

    相信,在大概率上,在看得见的未来,中国注定将迈入高精密制造强国行列。

    所以,当你被问及“为什么中国经济不能过度虚拟化”时,也许一个更好的回答是:因为实体制造业与整个国家的血脉联系更紧密,我们不能让它断了。

    上一篇:习近平谈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而奋斗

    下一篇:AI与5G 如何赋能机器人?